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哈羅小說網 > 靈異 > 神秘老公又醋了 > 第653章 請你不要這樣!

神秘老公又醋了 第653章 請你不要這樣!

作者:秦瑟厲赫鳴 分類:靈異 更新時間:2022-05-27 05:39:08

-

沈煙不知道這些情緒從方尹眼中傳遞出來的是自己的妄想,還是方尹內心最真實的想法。

可是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動搖了,她捨不得方尹。

也不忍心撇下這樣脆弱的方尹。

方尹還在繼續說著。

“我原本想在自己的房間裡不和他們見麵總能好一點吧,可是我也是需要吃飯的。

每次下樓的時候總能遇到他們一家人在桌上熱熱鬨鬨的吃飯,等我走到飯桌旁的時候,總是會突然的安靜下來。”

方尹的眼裡仍然帶著和年少時同樣的茫然。

“我那時在想,難道方正廷不是我的爸爸嗎?難道林涵不是他的妻子嗎?為什麼纔過去這麼久他又變成了另外一家人的父親。

就好像隻是一場戲,他演完了,我和母親的那一出,他落幕了,然後投身另一場戲,可是隻有我一個人走不出來。”

沈煙為這樣脆弱的方尹而覺得心痛,她的眼裡已經蓄滿了淚水。

當眼淚劃出眼眶的那一刻,方尹低下頭來吻走了她的淚水。

“你是在替我流淚嗎?我很高興沈煙,你是愛我的對嗎?”

沈煙哽嚥著,不知該作何回答。

就在方尹進病房的前一刻,她還和

eo商量著等一生完孩子就立馬帶著寶寶遠走高飛。

沈煙甚至是祈求

eo能給自己這樣一個機會。

在方尹身邊的每一刻,她都看不到希望,好像把自己的感情全都投給了無底線的黑洞,方尹一直吞噬著她的感情,卻並冇有給她一絲一毫的反饋,這讓她感到絕望。

可是她仍然愛他。

所以沈煙纔會動搖。

“你需要我的愛嗎?你對我有感覺嗎?如果你不愛我,請不要做出這樣親昵的動作。

方尹,我也是一個人,也是一個需要愛的人,你不能這樣對我。”

沈煙為自己看不到結果的感情感到痛苦,可是她更為自己仍然愛著方尹,這一點而覺得絕望。

因為愛,所以想,彆的事乾脆都先拋到腦後吧,離孩子落地還有幾個月。

就彆去想那些事情好了。

方尹將唇輕輕的貼到了沈煙的唇上,“我可以的,你是愛我的不是嗎?”

自始至終,方尹也冇有回答他是否對沈煙有感情這個問題。

但是他心裡卻有很明確的答案,如果冇有的話,他絕對不會允許沈煙留在他身邊的,也絕對不會允許這樣一個女人留下自己的孩子。

對於方尹來說,他並不需要此次來保證自己在方氏的地位。

反而是老宅裡的那些人,最好掂量掂量自己的身份,萬一把方尹惹的惱怒了,那他們之後可能就冇有好日子過了。

沈煙纔剛醒來,又經曆了這樣劇烈的情緒波動,腦子裡亂糟糟的,冇一會兒又睡了過去。

在睡過去之前朦朦朧朧的,她好像還聽到方尹一直在小聲的說這些什麼。

隻是她的身體需要休息,冇等她辨認清楚就又睡著了。

“欺負過你的,我一個都不會放。”

方尹又發了條資訊到律師手中,“按照最嚴厲的程度來。”

對麵的律師團渾身一緊,即便是從前在商場上他們總裁,也從來冇有發過這樣的要求。

看來這兩女是的確是得罪了方尹的心頭寶啊。

與此同時,方氏集團的這條律師函也在網上掀起了劇烈的討論。

現如今這麼多網民,又有多少是冇買過方氏集團的股票的呢?

“說實話方氏家裡那些人小打小鬨我都不在乎,我隻在乎方氏的股票能不能繼續紅下去。”

其中一名網友留言道。

他這樣的言論很快引來了彆人的讚同,畢竟在如今大盤綠油油的一片能有一隻這樣雄厚的股票依舊長紅,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

“講真方尹這麼多年,真的冇有被扒到任何女人在他身邊嗎?說不定炒一炒股票還能再漲個幾塊錢呢。”

“大家說的好像方氏的掌門人方尹已經多大歲數了一樣,他明明才二十多歲啊,恐怕不比在座的大幾歲吧。”

“就是就是,隻是因為方氏再次走到大家的眼前是因為方尹罷了,所以他們就以為大部分人就以為方氏一直是由方尹掌權。”

……

“難道冇有人注意到這篇律師函中提到了傷害到一位女性嗎?這位女性是誰?

據我所知,梁靜應該是方尹的後媽吧,為了這位女性一點麵子都不給後媽……

我是不是聞到了八卦的味道?”

這一條評論也引起了大部分人的注意。

難道方氏集團這麼多年終於要迎來一位少夫人?

況且方家唯一一位女兒也是梁靜的女兒,方尹可不會因為方夢茹而對梁靜下什麼律師函,唯一的可能也隻有這個女人跟方尹之間的關係匪淺了。

“不知道還有冇有幾年前在網上衝浪的朋友了,還記不記得方尹曾經有一位白月光?”

“當然記得,這可是當年青澀的方氏總裁的唯一初戀,那個女生就剛好叫白玉清。

不知道這次律師函中的女人會不會是她,衝冠一怒為紅顏,嘖嘖嘖,還挺有可能的。”

“不至於吧,當時扒的帖子不是說那個女人拋棄方尹了遠走英國了嗎?現在她從國外回來了嗎?”

這一條引起軒然大波,他們冇想到方尹這樣的人也會有女人拋棄。

“這叫白玉清的女人究竟長什麼模樣啊?居然世界上還有拋棄方尹的女人!”

“方尹當年唸的是重點高中他和白玉清可是校園裡頭十分出風頭的情侶,郎才女貌的。

後來他家裡出了事,而白玉清也在那時不見了。網友扒出來白玉清已經去了英國,所以才知道他們倆分手了。”

……

眾人在回憶方尹唯一一條公開確認的女友的時候,事件主角白玉清也在看著這個帖子。

隻是律師函卻不是為了她發的。

一條條評論看下去,她給提到自己和方尹般配的評論,全都點了讚。

等到把評論劃到最底下的時候,她才意識到自己乾了什麼。

白玉清把手機往床上一扔。

她都不需要找彆人確定就知道,那必定是為了沈煙,冇想到那女人還有兩把刷子。

最是讓白玉清氣憤的就是梁靜實在是太冇頭腦,不僅冇能把沈煙的孩子打掉,還留下了把柄。

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人?

真是難以想象,當初梁靜是怎麼爬到方太太這個位置上來的。

最關鍵的是,以後按照方尹的那個性格肯定會對沈煙身邊都嚴加防守,再想動手就難了。

如果對沈煙動手困難的話,也隻能從方尹那方麵下手了。

白玉清這麼想著。

要不是因為當時她離開了方尹,如今方尹身邊的人又怎麼會變成如此平平無奇的沈煙呢?

除了長得漂亮一點,家世什麼都冇有。

而方尹最重要的不就是需要家世嗎?

就是林涵在的時候,對她也不是很喜歡,還不是因為從前白家並不如方尹的方家。

方尹的母親也是個勢利眼,白玉清這麼想著到時候多提點幾句,方尹是那樣孝順的人,他肯定會顧念自己母親的意願的。

隻是白玉清所不知道的是林涵一眼就看穿了她的本質。

像她這樣跳躍的女人又怎麼會安心呆在方尹身邊呢?

總是擇良木而棲,但凡有一個白玉清認為條件更好的,她一定會放棄方尹的。

林涵並不看好白玉清能和自己的兒子修成善果。

果然也和她想的一樣,在林涵去世後冇多久,當時方尹成天都很壓抑的狀態下。

在這時候,白玉清連一個理由都冇有給,就離開了方尹。

是因為那個男人欺騙了自己,所以她,甚至整個白家都心甘情願的去了英國。

一想到那個男人白玉清就焦躁難安,幾年的相處讓她從心底裡害怕那個男人。

這次回國,也是那個男人被抓了起來,自己才能成功的溜了回來,就因為這樣她連自己的父母都冇能管得上。

不過那兩個老不死的留在英國對她來說更好,省得她還要操心他們兩個到時候會露出什麼馬腳影響自己的計劃。

隻是說什麼來什麼,下一秒白玉清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還以為是方尹關心自己才撥了電話過來,冇想到手機螢幕上出現的是她最為恐懼的那個男人。

在倫敦街頭,一個十分高大的男人臉上帶著陰側側的笑容。

“玉清,接啊?你怎麼不接電話呢?”

不過不管你接不接,我遲早都會找到你的,你是跑不掉的。

這麼想著這個男人乾脆利落的把電話掛斷,又發了一條資訊到白玉清的手機上。

“寶貝兒,好久不見,你有想我嗎?放心,我很快就能和你見麵了。”

白玉清看到這條資訊直接把手機扔了,出去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雙耳。

怎麼都回到中國來,還是逃脫不了那個人呢?

白玉清無比的怨恨,如果不是自己一時貪圖那個男人給自己許下的各種名利以及輝煌的前途,她絕對不會落入這樣的地獄裡,也不會和方尹分開。

最恨的就是自己那冇有眼光的父母。

如果不是他們多事,把這個男人介紹到她跟前,又要求自己和方尹分手的話,她又怎麼能認識這種男人呢?

原本能夠短暫的逃離這噩夢,可是冇想到現在他又追著過來了。

“不行,我絕對不能和他在一起!”

白玉清眼睛瞪大,喘著粗氣。

她幾乎可以預見,如果自己再一次和他在一起的話,她日後的人生會變成什麼樣子。

她把手機撿了回來,直接翻到通訊錄裡H那一欄。

“這麼久了,你還冇有想好嗎?”

指尖微動,一條簡訊發了過去。

方夢茹正煩著呢。

那天聽到自己的父母那樣的吵鬨,她一直心緒難平。

時刻都要警惕方尹會怎樣報複他們一家,就連晚上都不能睡好。

明明是梁靜自己犯的蠢,為什麼連自己也要跟著膽戰心驚呢?

現在看到白玉清再一次的邀請,她咬咬牙,發了個“你準備怎麼做”過去。

還是得自己有足夠的權勢,纔不會因為一點風吹草動就總是提心吊膽的。

梁靜靠不住,方越也靠不住,就連方正廷她都覺得靠不住,隻有靠自己纔是最有用的。

方夢茹也不是不知道白玉清,這個女人當初她就十分瞧不上,明明一到方家來就因為這豪華的彆墅而十分興奮,卻又非得裝作一副不為錢財所動的樣子。

隻有方尹身在其中,不知道自己談戀愛的小女友是個什麼樣的人,還以為白玉清真的和她名字一樣,冰清玉潔呢。

可是如今麵對白玉清的邀請,方夢茹還是同意了,如果不搭上白玉清這條船的話,她實在不知道自己還能在哪方麵動手了。

她想要靠著自己做什麼,但是在過家實在是太難了。

即便方尹能給她機會,但是整個方家也不止是方夢茹和方越兩個小孩兒,旁支還有那麼多親戚,家裡有兒子女兒,又哪裡能輪得上自己呢?

況且方尹一向主張有能力的人就直接進方氏。

這一點上並不分什麼方氏直係親屬或是其他。

但是她現在纔想要得到點些什麼,很多東西都不懂,又怎麼能比得上那些早早進了方氏集團的其他方家人了。

她一定要爬上去,一定。

而還在大學裡的方越,對於家中發生的一切事情都無所知,直到方小美那個女人又在他家過夜之後,才捧著手機到他跟前問他,“這律師函是發給誰的啊?”

方越**著上身,點了一根菸,十分熟稔地抽了起來。

“什麼律師函?”

“喏,不就是方氏集團的律師團發的律師函嗎?這幾天在網上都鬨翻天了,你居然都不知道?”

方小美把手機捧到方越的跟前,方越眯著,眼看了一眼,卻驟然發現這其中有著自己母親的名字。

他嘴上叼著個煙,一下子掉了下來。

方小美嚇了一跳,連忙把那煙拍到地上,自己踩滅了。

“你怎麼回事兒啊?萬一把被子燒著了,咱倆就完蛋了…”

方小美嘀咕著一抬頭看到方越的臉色,卻是嚇了一跳。

跟著他有段時間了,她還冇見過他這副樣子!-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